李志民: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MOOC)漫谈

来源:中国科技论文在线发表时间:2019/7/29 16:24:43访问次数:116

作者:李志民,教育部科技发展中心主任


信息技术发展推动教育变革


  • 互联网时代的到来


从上个世纪90年代起,互联网渐渐进入人们的生活,并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各个领域的发展,形成崭新的领域格局,同时网络和信息化也上升至影响国家乃至世界格局的重要地位。CNNIC发布的第37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5年12月,中国网民规模达6.88亿,互联网普及率达到50.3%,半数中国人已接入互联网。互联网不仅正在改变着工业、农业、能源、环保、交通、旅游、教育、医疗、金融、零售乃至生活服务等各行各业,也正在改变着人们的思想方法和行为方式。


互联网将改变人类的生活和生产方式。最近的几次社会热点事件传播,无不显示了互联网时代“自媒体”的威力,使传统媒体相形见拙。互联网时代是新闻真正自由的时代;互联网时代是政治充分民主的时代;互联网时代文学将进入无经典的时代;艺术将成为雅俗共赏的时代;历史将会更加真实客观的时代;教育将变为互为师生的时代,学术将迎来开放存取的时代。“互联网+”行动计划的发布,更是将互联网的发展提升至国家战略规划的高度,毫无疑问,中国社会在形态上已经进入互联网时代。


互联网时代,智能终端迅速发展,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等智能终端在全国范围内流行,人们越来越习惯于使用屏幕进行沟通、购物、娱乐乃至学习、办公。根据360发布的《90后移动互联网调研报告》,用户使用智能终端的时间已经覆盖了除睡觉之外的所有时间段,六成90后用户每天手机上网时间超过3小时。随着用户行为的改变,行业、时间、渠道等也正趋向于纯数字化、移动化、碎片化发展。


  • 互联网推动教育信息化发展


技术进步是社会发展的根本动力,也深刻影响甚至引领着人类教育形态的变革。从以土地为主要生产资料的农业时代,到蒸汽机成为生产动力的工业时代,再到互联网技术成为主要驱动力的信息时代,社会产业从“劳动密集型”产业和“资本密集型”产业向“知识密集型”和“智能开发型”产业转化,人类的教育形态也开始从单 一向多元化、从人文社会学科教育向理工科和应用科学教育再向交叉学科、跨学科教育发展。


当前,信息技术正在全球范围内对教育产生革命性影响。信息技术的应用,使人类知识得以迅速传播、存储、再现,知识的增长速度极为迅猛;以多媒体计算机为代表的新技术在教育上的应用,将信号、语言文字、声音、图 形、动画和视频图像等多种媒体信息集于一体,充实了教育的内容;而互联网的出现,则拓展了教育内容的传播渠道,使教育打破了时空的限制。网络中可获取的内容、服务与网络连接一起,实现了爆炸式增长。据全球移动通信系统协会(GSMA)2014年的调查显示,教育和创业服务是增长最快的移动服务。


在我国,教育也正在面临一场全面深刻的变革。从电化教育到远程教育工程,再到“三通两平台”的发展,我国教育信息化正逐步走向“融合创新”的新阶段。2012年,教育部发布的《教育信息化十年发展规划(2011-2020年)》指出:“以教育信息化带动教育现代化,破解制约我国教育发展的难题,促进教育的创新与变革,是加快我国从教育大国向教育强国迈进的重大战略抉择。”《规划》还提出了到2020年“基本建成人人可享有优质教育资源的信息化学习环境、基本形成学习型社会的信息化支撑服务体系、基本实现宽带网络的全面覆盖、教育信息化管理水平显著提高、信息技术与教育融合发展的水平显著提升”的发展目标。可见,以教育信息化推动教育现代化发展成为了必然趋势。


互联网突破了时空限制,是缩小教育差距、促进教育公平的有效途径;互联网推动了教与学的双重革命,是共享优质资源、提高教育质量的重要手段;互联网打造了没有围墙的学校,是实现全民学习、终身学习的必然选择;互联网汇聚了海量知识资源,是人类文明传承新的重要平台。


互联网会改变我们的生活习惯和观念。资源共享时代已经来临,知识共享时代必然到来。世界上最大的出行用车公司Uber没有一辆自己的出租车;最大的旅行住店公司Airbnb没有一间自己的旅馆;Alibaba没有自己的售货大楼或店面;PayPal没有自己的分行和网点;MOOC将会取消所有单一功能的教室。

新技术支撑新的教学模式的应用


信息技术的进步带来新技术、新设备、新模式的探索和涌现,从而推动了传统教育理念、模式与方法的变革,也推动学习方式和形态的转变。这种变革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首先,学习模式发生变化。在互联网+时代的屏幕化和碎片化特征下,人们的学习模式也呈现屏幕化和碎片化发展,学习者通过互联网随时随地获取名校、名师的教学课程,学习突破了时间和空间的限制,选择性和自主性更强。调查显示,屏幕对学生的的吸引力最高。


其次,学习模式的变化引发教、学、评的改变。学习者的学习模式发生改变,原有的课堂形态、课程结构以及考核形式开始难以满足学习者的需求,教学方式从传统的单向知识的传授向“影响式”和“互动式”教育转变。知识传授在教室内,而知识内化在教室外。以前45分钟、90分钟的课堂现在也完全可以通过20分钟、30分钟的视频传授。


再次,信息技术对教育的影响还表现在教育观念的转变。翻转课堂、可汗学院、MOOC、云端学校等的出现,导致现有的师生关系、管理模式、教学方式的改变,进而重构学校的存在方式。新型的教育形态和教学模式的发展已是大势所趋,众多的高校、教育专家已经开始转变教育观念,探索和实践新的教育模式。


MOOC成为新型教学模式的发展主流


MOOC是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s的首字母缩写,字面意思为大规模开放式在线课程,其实质是依托大数据、云计算和人工智能等信息技术,集在线学习、社交服务、数据分析等功能为一体,以短小趣味、互动共享、限时开放为基本特征的一种新型教学模式。MOOC具有四大特质:


1、内容精品化和碎片化:多数MOOCs来自名校以知识点为单元进行讲授。


2、学习主动性和趣味性:互动式和趣味性教学激发学生主动参与,打破教室束缚,让学习随时随地。


3、受众广泛性和公平性:随时随地通过网络学习,覆盖大面积人群没有入学门槛,大多数课程听课免费/低价。


4、评估科学性和智能化:大数据让对教师和学生的评估维度不再单一,人工智能和数据挖掘将评估更加客观和实时。


MOOC的发展为我们描绘了新的教育蓝图


我们教育政策的制定者平均比学生大30岁,我们所理解的教育,好像学生都是在追求学历证书,但今天的学生是追求学习效果,而非学历结果,对此大家要有清醒的认识。同时,数字的代沟比思想观念的代沟还要大。我们的前辈是数字难民,我们这一代是数字移民,我们的学生是数字原居民。他们从小习惯于屏幕学习,我们认为书本学习效率高,而他们认为屏幕学习效率高。这些变化和挑战会带来大学新的社会功能的定位,导致很多思考,如:大学究竟是什么?它是知识创造的源头、学习环境的设计者、学生学习动力的促进者、学习效果的评估者,还是靠政府授权仍然是学位的授予者?


随着时代的发展,传统的教室逐渐会变成为学习的会所,成为学生集体做作业、答疑的场所;讲课教师在云端;教室在云端,学校在云端;教师成为会所的辅导员,与学生直接交谈的时间增加;大学教师将以研究为主,优秀教师可能成为自由职业者;学习内容以学生自选为主,考试针对学生自主选择;课程体量小,分知识点学习,讲课精,可重复学;大班授课转变为小组讨论;教师与学生,学生与学生,互为师生。学习不再是几十个人同一进度,没有班级的概念,十五岁大学毕业,或是五十岁大学毕业都不稀奇,实现真正的个性化学习。

国际上MOOC的发展历程、现状及趋势


任何事物发展都有它自己的曲线图,要认清事物发展的本质规律。人类文明先后经历了农业革命和工业革命,目前人类正在经历信息革命时代。农业革命解决的是温饱 问题,工业革命解决的是提高生物质活品质问题,信息革命将解决提高精神生活品质问题。农业革命和工业革命是提高物质生产和交换效率,信息革命是提高知识生 产和交换效率。可以说,农业革命和工业革命只反映了人与动物区别的一个特征,人会使用工具;而信息革命主要体现了人与动物区别的另一个特征,人会思考。


MOOC的发展经历了一个长期演进的过程。MOOC起源于开放教育资源运动和学习连接主义的思潮,最早可追溯到2007年,是美国犹他州立大学的David Wiley教授基于WiKi发起的一门开放课程:Intro to Open Education(INST 7150)。世界各地的学习者都可以学习课程资源,参与课程创新。2008年1月,加拿大瑞贾纳大学 (University of Regina)教授Alec Couros开设了网络课程 Media and Open Education(EC&I 831),并邀请全球众多专家远程参与教学。这两个项目为MOOC课程模式的诞生奠定了思想基础并提供了技术准备,可以说是MOOC的前身。


MOOC这个名称由加拿大学者 Dave Cormier 和 Bryan Alexander于2008年提出。同年9月,加拿大学者 George Siemens 和Stephen Downes应用这个概念开设了第一门真正的MOOC课程:Connectivism and Connective Knowledge Online Course (CCK08)。2011年秋,斯坦福大学的巴斯蒂安·图伦(Sebastian Thrun)在萨尔曼·可汗(Salman Khan)创办的面向K-12学生免费提供网络课程的可汗学院(Khan Academy)的影响下,与大卫·史蒂文斯(David Stavens)、迈克·索科尔斯基(Mike Sokolsky)联合创办了在线课程供应平台Udacity(在线大学)。


2012年秋,哈佛大学与麻省理工学院以MITx为基础,合作组建了edX平台,旨在以开放与免费的形式向大众提供优质的在线课程。在此期间,斯坦福大学达芙妮·科勒(Daphne Koller)与吴恩达(Andrew Ng)创办了Coursera(课程时代)。2013年,英国开放大学联合20所大学共同组建的Future learn、澳大利亚开放大学发起的Open2Study、德国的iversity、日本的Schoo,巴西的Veduca纷纷涌现。同年,MOOC 引入中国并掀起发展高潮。



当前,MOOC已经从实验阶段走向迭代阶段。全球范围内慕课课程与学生数量不断增长。2015年全年总注册人数超过了初始三年即2011年至2013年注册人数的总和。据估测,2014年MOOC总注册人数为1700万,2015年达到3500万,增长约106%;2015年新增约1800个MOOC课程,MOOC课程总数已达到4200个,约550大学。从学科类型上,MOOC也从少数科目发展到覆盖商业管理、科学、社会学、计算机科学、人类学、教育与教学等多个学科。同时,越来越多的大学把推出慕课课程视为提高其社会声誉和品牌影响力的有效手段,包括斯坦福大学、莫纳什大学、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等众多国际知名大学。


MOOC平台提供商数量也在不断增长。国际公认的“三大慕课平台”是Coursera、Udacity、edX。Coursera截至2015年底已与120余所大学和教育机构合作,拥有1776门课程,1738万学生注册。Udacity没有与大学结盟,专注提供教育编程等职业教育,与谷歌、微软等公司共同设计。edX是非营利性机构,与知名大学合作,目前超过500万学生注册。


MOOC作为一种新型教育模式的发展主流,其本身仍处在一个持续演进、快速变化的过程中。根据国际知名IT顾问公司Gartner分析,慕课从市场炒作的高峰位已经逐步走向理性、平稳发展。从MOOC风暴回归理性发展,MOOC正逐步找到可持续的商业发展模式,并且在提高课程质量、规范资格认证、完善管理体系方面做出努力。



未来,MOOC可能会在教育实践中延伸出更多的网络教学模式,如SPOC/MPOC等,课程内容也将更加丰富,对全球的教育发展更将产生革命性影响。


在我国,MOOC之前,国内已有高等教育的网络课程资源建设的经验:2000年教育部高教司启动面向高校的“新世纪网络课程建设工程”;2003年教育部又启动“国家精品课程建设工程”;至2010年累计评选出国家精品课程3800多门,省级和校级的精品课程上万;2010年开始,形成了收看耶鲁等名校视频公开课的学习浪潮;2011年教育部启动了“国家精品开放课程建设工程”,在精品课程的基础上进一步开放共享。


2012年国际MOOC风暴掀起之后,国内诸多高校纷纷跟进:2013年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等分别加入Coursera和edX等MOOC平台;同年,清华推出MOOC平台“学堂在线”;2014年上海交通大学发布“好大学在线”,并支持西南片高校的跨校学习,学分互认。同年,深圳大学牵头组建UOOC联盟,以联盟形式推动MOOC建设,并与企业合作构建MOOC平台。在高校之外,2012年组建的“上海课程中心”,网易云课堂和爱课程网合作推出的“中国大学MOOC”等,也汇聚了许多高校的优质课程资源。


2014年,MOOC稳步发展,课程数量比2013年翻了一倍,学习者数量达到1600-1800万,一个围绕着MOOC的成熟生态系统也逐渐形成。2015年4月,教育部发布《关于加强高等学校在线开放课程建设应用于管理的意见》,提出了七大重点任务,其中包括建设一批以大规模在线开放课程为代表、课程应用与教学服务相融通的优质在线开放课程、推进在线开放课程学分认定和学分管理制度创新。2015年,中国大学MOOC发展已经从学习借鉴阶段进入到了建设实践阶段,呈现出以自主推进为主、合作共享等特点。


可见,MOOC在我国的发展受到了政府、高校以及众多企业的关注,但与国际上MOOC的发展情况相比,我国MOOC在课程质量、学习成果认证等方面的规范性仍有待提高。


在前几年还是一个概念的时候,大家都热炒它,现在,认可它的人都在沉下心来、踏踏实实地实践,所以热度不那么高了。在当前MOOC所处的这个发展阶段,我们应该冷静地反思一下这种知识传播模式模式,以便更好地规划它今后的发展。



MOOC对推动教育信息化发展具有积极作用


首先,MOOC倒逼传统教育模式的变革。MOOC本身具有规模化、个性化、群体化的特性。对学习者来说,这些特性满足了学习者随时随地、个性化学习的需求。对教师来说,MOOC要求教师对现有课程结构进行调整重建,改进教学方式,适应时代要求。对高校而言,MOOC虚化了大学的地理界限,大学校园从纯粹的实体校园转为虚实结合的共同体。同时,MOOC改变大学课程的师资队伍结构,MOOC课程的师资队伍具有“主讲教师+教辅人员+技术人员”的多元化特征。MOOC开放共享的理念也可以显著提升高校的社会服务能力,促进高校职能由服务在校学生转为服务社会,有助于学习型社会的形成。


其次,MOOC的开放性和高覆盖率降低了教育成本。MOOC的开放使其轻易地辐射到那些原本无法享受优质高等教育资源的一大群用户,学习者不需缴纳学费或只需缴纳少量费用就能参与到MOOC上的名师开设的课程当中。尽管MOOC课件的一次性制作成本高,但学习者众多,可多次利用,MOOC大发展后,生均教育成本会明显下降。


第三,MOOC对促进教育公平具有重要意义。现阶段,我国教育面临优质教学资源匮乏、区域发展不均衡的问题,与国际上的教育水平也存在一定的差距。MOOC的推广,能够集聚各所高校的学科优势,为整个社会提供优质的高等教育服务,最大限度地发挥教育资源的使用效率与规模效益,在拓展高等教育边界的同时,助力人人皆学、处处可学、时时能学的学习型社会的构建。因此,MOOC有机会改变人类历史上长期难以解决的教育不公问题,有希望缩小不同国家、地区间的教育鸿沟。


第四,以MOOC为代表的在线教育有利于国家软实力输出。国家软实力即国家的文化实力,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组成部分。MOOC意味着校园围墙正在被打破,传统意义上的大学职能将会发生颠覆性的变化,教育会超出现有教育范畴,成为国家文化和软实力输出的重要载体。当然,如果我们不重视和利用这样的机会,我们也可能成为别国文化侵略的受害国。


第五,MOOC的发展为我国高校参与国际竞争带来了机遇和挑战。我国高校的国际竞争力一直不强,在众多的世界大学排名中,我国大陆高校进入世界前列的大学数量并不多。我国高校在参与国际MOOC的发展中,利用国际知名MOOC平台,在共享自身优质教育资源、推广先进文化的同时,也可以借鉴和学习国际知名高校的课程设计和内容,优胜劣汰,提高教育教学水平和国际竞争力,提高大学声誉。